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ebula VL

--生活,如星辰  盡情延伸在無垠的宇宙中。。。

 
 
 

日志

 
 
关于我

喜歡旅行,積極地生活著,縱使順從著生命的河,也要努力地擺渡。

网易考拉推荐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2017-09-26 21:00:51|  分类: 山林縱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難得回來遇上寂美班的登山活動,二話不說,馬上報名。

 

耗子原來的計畫是要一口氣O型縱走三個山頭,九芎坑山-獅公髻尾山-伏獅山,轉一圈剛好下山回到九芎坑原點,這裡面除了獅公髻尾山我曾經與老何從坪林環山路騎車過來登頂過,另外兩座都陌生。

 

許是耗子的行程介紹嚇壞了寂美班同學,三連峰縱走,不含休息,腳程概約要六小時,然而台北的九月天依然澳熱無比,因此這周末只有六位同學參加。

 

早上八點依約在捷運南港展覽館站集合,耗子、徒弟、盛雄、小六都已到站等待,幾分鐘後我那古錐同學的CRV沿著經貿一路響響前來,六人集合後分乘兩部車出發。

 

在北部的郊山地圖上搜尋到有兩個九芎坑,一個在坪林,一個在石碇,依今天的路線方位可想而知是後者,可是現在八點多,北二高與北宜高現在鐵定早已開始大塞車,千萬要避開,於是與同學商量好走汐碇公路,雖然繞山路遠一點,但保證不塞車,車行時間也估計概約一小時。

 

我走水源路,同學乖乖地走勤進路,半小時後(8:35)到達鹿窟頂,這裡是南港與石碇的交界,也是汐碇公路越嶺點。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我本來是想截取光明路直接下到五坑,卻在聊天中錯過了路口,所以只好繼續走完汐碇路,接上106縣道後再往東(十分寮方向),在藤寮溪橋頭前右轉入農路,繼續一段路後再左轉玉桂嶺路,不久後可以看到橫跨在藤寮溪上一座相當古樸滄桑的普渡長生橋,接著右轉越過溪,開始一段又陡又彎的水泥石子鋪成的農路,9:10抵達農路終點九芎坑。

 

都還沒停好車,農路盡頭一座整理得井然有序的農園的鐵絲網籬笆內就竄出來幾頭兇猛的土犬,目露兇光遠遠地對著我們猛吠,一個裝扮看似農莊管理員的中年漢子走出來關切,聽說我們要從此路登山,臉色從容卻也不帶笑容地說這裡的主人不是很歡迎登山客的打擾,所以請我們不要在這位置拍照,說一旦寫入部落格,登山客蜂擁而至他們就麻煩了,他抱怨說就他自己一個人,實在沒辦法應付那麼多過路客。。。

 

也罷!所以這路口的小土地公照片我就不潑了,可是,有聽到小六口中在喃喃自語,說明明Google街景就很清楚看到這照片啊,真的有這麼神秘嗎?後來我回家看了Google,果然就有。

 

我提醒大家不妨把綁腿打上,我有強烈預感今天的山徑鐵定不好惹,同學聽了我的話,從背包裡取出綁腿,蹲下來卻忙了老半天,然後大聲求救,說綁腿要怎麼綁???哇咧。。。。。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耗子最神,穿涼鞋打綁腿,成了這模樣。。。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走過農莊前的水泥路,三隻大土狗站在不遠的田埂上繼續朝著我們猛吠,有仇嗎?耗子說不要理它們只管向前走就好,我的同學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語,挨在最中間緊緊跟著,等到遠離了狗群才吁了一口氣,招認說生平最怕狗了。

 

登山口已經很難辨認,我們猜想登山隊綁的路標也應該是被刻意拔除的,不過這沒難倒我們,前後搜尋了一下,很快就找到那幾乎淹沒在荒草之中的登山口。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登山口就在這棵大樹旁,9:33,才踏上第一步,耗子小腿上的綁腿就垮成這模樣。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沿著陡峭小徑攀上稜線的過程簡直就像在游泳,路陡石頭又滑,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奮鬥了25分鐘終於攀上稜線。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往右走,五分鐘先上九芎坑山,又名玉桂嶺,標高有寫著597M的,也有599M的,就差兩米高度,小六笑著說599M的牌子應該掛在比較高的樹上就對了。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10:10隊伍開拔往獅公髻尾山前進,耗子的資料是預估要走100分鐘,基本上都是在稜線上走,應該不會再像剛剛一路直闖上來那麼辛苦了。

 

然而縱然在稜線上,路徑依然非常不明顯,矮灌木、帶刺的葛藤,以及一路上大方橫倒的樹幹,逼著大家不斷鑽來扭去,瞬間揮汗如雨,還好同學們老經驗都有戴上手套,登山杖也狠狠地派上用場。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很難得偶爾才可以透過樹隙看到藍澄澄的天空。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突然我的同學大喊一聲好癢,糟了,趕緊停下來解開綁腿,撩起褲管,他老兄已經有好幾次被螞蝗叮咬吸血的經驗,所以特別敏感,一檢查,乖乖,果然看到一坨軟軟附著在腳脛上褐色寶貝,正吸得茫茫然。耗子拿出一罐噴劑,朝同學腳上一噴,褐色寶貝瞬間扭曲掉落。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大家繼續前進,可是接下來對腳癢的感覺就特別敏感了。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除了螞蝗,另一個程咬金出現了,一路上雜草蔓蔓,草長及腰,沒有打綁腿的徒弟受傷最深,不知何時褲管上沾滿了綠色的種籽,想拍掉,這才發現這些滿滿的綠點早已牢牢鈎入布料之中,原來就像鬼針草一樣,帶著倒鉤的種籽,深入褲管,根本很困難拔除。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11:42,距離九芎坑山已經走了將近90分鐘,這才來到三座山丘的三叉路口,看來我們是有點落後進度了,雖然這裡距離獅公髻尾的涼亭只剩下720公尺。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小徑旁的小野花。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繼續往獅公髻尾山前進,先必須拉繩索直下一段極陡坡。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下坡又上坡,到了一個小鞍部,這裡是南勢坑古道叉路口,我的同學又吐出一聲哀嚎,指著路標苦著臉說,剛剛明明只寫著720M,都走了那麼久又爬過一個坡了,怎麼才走了不到三百米???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也沒辦法,樹林裡燜熱沒有一絲涼風,我告訴大家馬上就到山頂的涼亭了,在獅公髻尾山的涼亭裡享用午餐,吹著兩爽的山風,才是享受。

 

繼續走。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穿過茅草林,終於再度看到藍天,山頂到了,12:25,我們這一段路其實走了將近130分鐘,超標。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山頂路標大辣辣地寫著300公尺到登山口,沒錯,這就是從環山路過來的路,可以一路開車上來,路的盡頭就是登山口,然後徒步拾階而上,只要三百米,哈哈!!我來過兩次,都是騎著鐵馬過來。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果然涼亭迎著風,風從東方遠處的雪山山脈吹過來,瞬間消暑。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獅公髻尾山三角點,以及遠方蒼莽的雪山山脈。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東北方宜蘭方向的山脈。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耗子辛苦,取出背包裡三公升的水,架起摺疊瓦斯爐,開火煮茶,小六貢獻的紅茶,茶香甘美濃郁,在此山頂上的涼亭裡,環顧群峰連綿,涼風陣陣,與好友煮茶打屁,人生暢懷。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然而,這一段稜線走過來,苦主數名。 

徒弟的整條褲子與其他人的護膝都扎滿了綠色的黐頭芒種籽。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學仁同學被螞蝗親吻的傷口,以及被棄置曝曬的螞蝗乾屍。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兩點整,足足休息了一個半小時,眾人心滿意足,重新整裝出發,欲往伏獅山。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資料上說不含休息走到伏獅山也要170分鐘,也就是幾乎三小時,所以算一算,此刻兩點整,這季節五點半就天黑,這不就是幾乎要摸黑下山了嗎?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真的要續走伏獅山嗎?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14:50走回到了三叉路口,眾人決議,小六腳踝不舒服,同學被螞蝗吸血過多,徒弟即將變成草人,罷了!!還是不要冒險摸黑的好,反正山永遠在,來日再訪無妨。

 

於是決定循原路下山。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再度披荊斬棘。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山徑旁的一朵瘦婷婷小茶花。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15:54回到九芎坑山稜線岔路口,準備離開稜線往下切。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這段路上坡難,下坡時卻發現更難,我們猜測這根本是條水路,也就是極可能是下雨時所沖刷出來的路徑,石頭長滿苔癬,又濕又滑。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下坡20分鐘,終於回到產業道路。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眾人經歷了一番苦戰,汗流浹背,回到停車場,趕緊趨前向和藹可親的土地公借山泉水洗滌毛巾,至少把身上的汗臭擦拭一下,然後換件乾爽的衣服。

九芎坑縱走獅公髻尾山,螞蝗+黐頭芒=快樂寂美班 20170923 - Nebula_VL - Nebula VL

 

 

就在大夥梳洗完畢準備離開之際,那位農莊管理員又從圍籬內走出來,一樣臉色從容卻依然不帶笑容地說這裡的主人不是很歡迎你們來此登山,所以,(很直接地說)請你們以後不要再來了。。。我聽到徒弟苦笑著回答他說,這種山路以後應該很久不會想要再來了吧(言下之意當然是說還有可能再來),這位大哥聽了也沒答話,看著我們其他人不答腔也就回頭往屋子裡面走,我目送他走回屋子,發現他一路頻頻回頭。

 

有趣!!這條產業道路鐵定是石碇區公所修築的,就為了他這一家,早上開車上來時還看到三位除草工人正在剪修路邊草皮,這也是石碇區公所安排的吧,可這家主人卻很大方地說不歡迎登山客來此打擾。。。

 

                --End --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