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ebula VL

--生活,如星辰  盡情延伸在無垠的宇宙中。。。

 
 
 

日志

 
 
关于我

喜歡旅行,積極地生活著,縱使順從著生命的河,也要努力地擺渡。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2015-12-12 22:57:35|  分类: 八千里路雲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

 

臨出門時,才發現雨勢已欲罷不能。所以臨時決定這一趟不騎車了,心想如果明天天氣還可以,那麼也許改去爬爬太子尖也罷!!

 

這一趟有Steven伉儷友情贊助,不畏寒冬再度一起造訪劍門銀龍塢,雖然天氣不賞臉,心中卻是溫暖。

 

在宿舍一起看完當紅的電影〝破風〞,才發覺時間有些遲了,於是催促大家趕緊上路,這樣寒冷的冬天,真的不希望在雨中摸著漆黑山路上山。

 

可是到了杭州繞城高速公路,三墩都還沒過,車速就嚴重慢了下來,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如果真的這樣塞車,那鐵定真是要摸黑的了,走走停停,雨刷一擺一擺,才四點過了一些些,天色一下子暗淡下來,我望著車頭燈,車子緩慢前進又停止,突然我發現有些不對勁,咦!!車燈照射之處,雨絲怎麼漫天飛舞了起來,不是,不是雨,是飄雪了,而且不是普通的飄雪,是大雪,突然刮來的大雪,雪像棉絮一樣的斜射下來,像雨一樣地落在擋風玻璃上。。。

 

車陣嚴重堵塞,本來是希望好歹能在五點之前抵達劍門小陳家的,可以現在五點都過了,竟然連杭州繞城都還沒走完,苦啊!!肚子餓不打緊,瀕臨潰堤的水庫才讓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大雪一直沒停歇過,高速公路這下子也開始積雪了,直到我們很勉強地脫離了杭州繞城高(沒辦法,在老沈的慫恿之下,偷跑了一段路肩),轉往安徽而去,路面上早已鋪上一層厚雪,我只能盯著車燈所及之處,小心翼翼地循著前面車輪剛輾過的路跡,握緊方向盤前進,然而告示牌說臨安服務區還有四十來公里之遙,行車安全固然第一,但水庫警笛聲高高響起,這很掙扎,但此刻我也只能專注開車,車子依然九十前進,路過一道長下坡,看到內車道一排十來輛車就那樣斜著打橫在路中央,鐵定都是安全距離不夠惹的禍,這樣積雪的道路,如果前面一旦有狀況,不得不緊急剎車,恐怕都是這樣的結果。

 

還好在我們尚未潰堤之前就安全抵達了臨安服務區,解放後彷彿卸下了大石頭,老沈打電話給陳嫂,說再過約四十分鐘就可以到了,此刻五點四十分,臨安服務區內已是一片銀白世界,雪還一直飄落。

 

這是今晚雪地上的唯一兩張相片,在臨安服務區,雪還依然下著。

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
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

 

 

頰口下去,進入山區的道路當然也是白雪盈地,但路跡明顯,行車毫不費力,一直到過了大石門,進入馬嘯峽,轉幾個大彎,越過一道陡坡,突然看到所有前方的車子都停下來了。

 

原來前方有下山的車子,不慎打滑,右輪卡入山溝裡了。

 

這一等就是一個小時,雪還一直下,漆黑的山路上一群人忙著幫忙車子脫困,我們眼看積雪越來越厚,也不免著急了,試著挪動一下車身,愕然發現輪胎也已經開始打滑,雪積太厚了,等一下恐怕連我們都有困難了,於是毅然決定馬上幫車子掛上雪鍊。

 

這是包含老沈、Steven與我個人,第一次親自為車子掛上雪鍊。

 

生手上路,七手八腳,雪鍊是掛上去了,可是怎麼車子移動起來還是費勁??後頭的駕駛好心地上來提醒問說,先生你們的車子是前輪驅動的嗎,怎麼後輪拼命空轉?。。。這一問,如雷灌頂,不禁掌額傻笑,這幾個菜鳥,看到輪胎就亂裝一通,明明是後輪驅動車,卻把雪鍊掛到前輪上,有個鳥用??

 

趕緊拆下,重新掛上後輪。

 

我們隨車的雪鍊是橡皮式的,掛上輪胎,內側扣勾扣住後,就必須用粗如手指頭的超強力橡皮筋從外側把所有的鐵鉤都勾住,這樣才能拉緊雪鍊與輪胎緊緊貼合,我後來想,我們的錯誤是因為看到袋子裡一共附了六條橡皮筋,那理所當然是一側三條囉,而且超強力橡皮筋果真不好綁,眼看隨車的卡棒工具在拉扯橡皮筋的當下幾乎都快折彎斷掉了,所以當大家把三條橡皮筋很費力的通通卡上去之後,終於鬆了口氣,這下子終於可以上路了。

 

前面的車子脫困了,下山的車子沒多久就清空了,換我們上山,果然掛上雪鍊的車子走起來毫不費勁,越過積雪十來公分的馬嘯峽,越過象門,過了水庫,前方路中間又有一輛下山車困在雪堆上,我不得不方向盤打右閃過去,右輪壓過一道路旁高高隆起的雪堆,方向盤再度打左轉回來,突然感覺後輪呼呼呼再度打滑,勉強前進幾十公尺,車子開始原地打滑,完全無法再前進。

 

老沈下車一看,回頭說,右後輪雪鍊掉了。

 

左後輪雪鍊還在,但顯然孤掌難鳴,上坡路推動不了。

 

後面的車子也跟上來了,搖下車窗跟我們說,蘇州朋友啊,剛剛你們的雪鍊飛出去了,我們有把它撿起來交給路邊農家保管囉。說完,揚長而去。

 

這樣子車子根本動不了,陳嫂打電話來關心問說我們到底走到哪裡了?老沈據實以告,陳嫂說小陳已經出門來營救我們了,果然沒多久就看見前方漆黑山路上有手電筒燈光一閃一閃地靠近,是小陳,肩上扛著一支大圓鍬,邊跑邊喘,顯然著急著趕緊要來幫忙。

 

掉落的那條雪鍊是有去撿回來了,但只剩下一條橡皮筋,所以大家理所當然地認為說當然是掛不上去的,於是只能靠著小陳一鏟一鏟地把輪胎下的雪堆挖乾淨,可以讓車子勉強前進幾公尺。但因為還是上坡路,所以一旦壓上雪堆,輪胎再度打滑。。。

 

更慘的是,在第二次嘗試前進時,油門一催,呼呼呼。。。小陳在後頭喊說,左後輪的雪鍊也飛出去了。。。嗚呼哀哉!!

 

這下子除了小陳的鏟子外,我們當真無依無靠了。

 

就這樣走走停停,走走停停,終於掙扎掙扎越過了這一道上坡路段,正高興是否可以就這樣順順利利地進入銀龍塢了,小陳說前面還有最後一道小上坡。

 

小陳說的沒錯,車子平穩前進了約三百公尺後,眼前再度出現一道小上坡,我試著運用車子的衝力盡量往上多衝一點路,但撐不了幾公尺還是敗下陣來,車子再度陷在雪堆裡嗚咽。

 

還好這一道上坡路不陡,而且才十來公尺,當小陳再度把輪胎下的雪剷除之後,Steven自願說要下去幫忙推車(這時候老沈獨自掉頭回去找他剛剛因為幫忙剷雪而從外套口袋掉落在路旁雪堆裡的手機了),我再度踩上油門,車子只管嗚嗚嗚呼呼呼但動也不動,我請小陳也鏟一下前輪下的雪,然後再試一次。

 

因為這時候車子已經打滑嚴重斜歪在路上,左後輪其實已經幾乎要掉到山溝裡了(後來小陳說他緊張死了,如果真的後輪滑入山溝,那就只能棄車徒步上山了),我於是決定抓緊方向盤讓車子往外側護欄的方向衝過去,原來的意圖是想讓左後輪離開山溝遠一點,沒料到這方式竟然讓車子就像甩尾表演一樣,整輛車就直接側著身往上坡滑上去(那時候自己都覺得很好笑),側滑、側滑,直到快到上坡頂部的時候,我輕輕打回方向盤,車子突然一個大甩尾,居然自動導正了,眼前出現一道平坦路面,延伸直到銀龍塢橋,這時候我知道噩夢終於結束了,我載著陳大嫂,車子沒停下來,四平八穩地進入銀龍塢村子,深夜十點,終於來到劍門酒家。

 

二十分鐘後,在後頭徒步的三人也陸續回到家了。終於結束了這一場馬嘯峽雪地驚魂夜。

 

陳媽媽趕緊把裝著火炭的提籃拿出來給大家烤烤火,陳嫂也點燃蠟燭(雪下太大,村子停電了),端出熱騰騰的黃牛肉煲以及臘肉筍乾煲,小陳抱出竹節人蔘高粱酒,斟上滿杯,給大家壓壓驚。劍門冬夜,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整。

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十二月的第一場雪,雪鍊斷了,馬嘯峽驚魂夜  20151205-06 - Nebula_VL - Nebula VL

 

 

喝了酒,全身暖透,睡意卻襲來,過了午夜,小陳說他還有一組蘇州來的客人預計三點才會到(明天要去走徽杭古道),所以要我們先去睡。

 

上了樓,簡單地洗把臉,刷完牙,打開隨身帶來的睡袋,鑽進去,老沈說他還要看一下手機,我說我要睡了,才一閉上眼,我知道我就這樣立即沉沉睡去。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