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ebula VL

--生活,如星辰  盡情延伸在無垠的宇宙中。。。

 
 
 

日志

 
 
关于我

喜歡旅行,積極地生活著,縱使順從著生命的河,也要努力地擺渡。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2010-12-25 22:43:32|  分类: 時速20公里的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度過了異常忙碌的一周,有辛苦折磨、也有成就後的喜悅。

 

兩組訪客連袂而來,又是一個Long Week,老外要在聖誕節之前把諸事搞定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畢竟來者是客,但連續一周每晚都得扯到十點多才能回到宿舍的無奈就令人疲累了,天氣又冷,每當踏著夜色返回,頂著寒風,踩在青石板的巷道時,空曠回盪的足音不禁勾起著孤獨的感覺,緊裹著大衣內,有顆渴望回家的心。

週五午餐分享披薩時,Valentino問我接下來的幾天何處去?我一面拉著長長的起士絲,一面嘴裡咕嚨哼著「I wanna go home ~~~」。

 

Roger警告說,無論如何,你要負責週六中午前把他們給送走。

 

這任務倒不算艱鉅,但總得細膩地盤算一番!不過還是把它給使命必達了。。。。。在也是披薩的午餐後﹝這禮拜吃的披薩比在台灣一年吃得還多﹞,終於半推半就地把他們給送上了計程車,然後低聲地警告司機大哥說:「直接往上海開去,不准回頭。」

 

Roger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兩人趕緊衝回宿舍,馬上匆匆上路,厚厚的衣服塞滿背包,劍門的小陳在電話中說,周三下的大雪這兩天才開始融,很冷喔,衣服要多帶。

 

過了杭州,杭徽高速公路兩旁的山坡上殘雪四處散佈,妳猜得到的,冬天的氣氛已在心裡面逐漸熱了起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找個休息站停留一下,因為匆忙出走,一路疾行,連年輕力壯的勁松都顯得有些疲累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黃昏時進入了山區,沿著溪流的道路,往約二十公里之遙的劍門開去,估計天黑前是到達不了的了。

既然如此,那麼就放緩速度,趁著餘暉,欣賞一下這山光水色吧!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斜瓦上鋪著殘雪的村舍,在這樣的冬天裡傳遞著寧靜而溫暖的感覺,冷澈的溪流繞過田野淙淙流過,後方一身雪白的山嶽則以威嚴之姿看護著這片土地。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果然陳嫂算準了我們到達的時間,黃牛肉煲的晚餐馬上上桌,點燃酒精爐的那瞬間,連心都溫暖了起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小陳說現在溫度約 -3度左右,R問說溫度計在哪裡,直說好冷,毛帽圍巾加羊皮手套都出籠。小陳笑著說山裡人是不需要溫度計的,只要估計就知道現在是幾度。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我倒是還好,連外套拉鍊都還可以敞著不必拉上。

 

屋內的確冰冷,偶爾有冷冽的寒風從門縫灌入,可陳媽媽借給我這山上人家自製的暖爐,燒著的是今年剝下的山核桃殼,人手一籃,走到哪裡就提到哪裡,就這樣暖過一個又一個飄著雪花的冬天。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夜深寂靜,這樣的冬夜,在這遠離市囂的山村裡,直催人趕緊鑽入溫暖的被窩。

 

多抓了一床被子和一個枕頭,暖呼呼地很快就入睡,朦朧中依稀記得是邊睡邊脫,直到在晨曦中醒來時才發現身上剩下的其實已經不多。拉開窗簾,喔!美好的一天。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套上幾件厚衣服走到後陽台,看著藍天映著白雪斑斑的山嶺,晴朗有微風,還來不及感覺有多冷。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記憶裡已經好久沒有親臨這樣的山中雪景了,今年的第一場雪,在陽光下逐漸消融,我們還好趕得及在全部消失前來到山裡,看起來今天鐵定是騎車上山的好日子。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這一頭老沈剛從暖烘烘的睡袋中鑽出來,怕冷的他有了上一回被凍得整夜不得好眠的慘痛經驗,這一次有備而來,昨晚索性把棉被也塞入專程帶來的睡袋中,哪知道剛好又正睡在開著暖氣的空調出口下,於是唏唏嗦嗦了一個晚上,最後還是熱得硬把被子給再抽了出來,乾脆蒙在臉上呼呼大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晴朗的早晨,意外地不覺得冷,走到屋外,看菜漥上的殘雪,看皚皚白雪點綴的山坡,過了這兩三天,它們終將消失不見。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這戶人家門前還鏟著一堆雪,融雪中的溪流更顯得寒冽了。我們沿著河邊的道路散步,清晨的山村,連空氣都感覺甘甜。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陳嫂喚我們回來吃早餐,熱呼呼的稀飯,還硬配給每個人兩顆茶葉蛋,說騎車上山,天氣挺冷,多吃一點。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早上決定先往南騎到1.5公里外的劍門十八瀑景區,小陳說這邊日照少,所以山坡上還有許多殘雪。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看起來我們三人極有可能是今天十八瀑景區唯一的訪客,小黃與小花搖著尾巴過來打招呼,售票員卻只在窗內探頭探腦地打量著我們,鐵定猜到咱們不會要買票的。我們是不會呀,只是到此走走。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山坡上放牧著幾群黃牛,主人說趁著雪融放晴,趕牠們到山上吃草。我問,啊晚上呢?晚上自己會回家的,沒事。主人很乾脆地回答。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老沈一直好奇地打量著這棟獨自建在山腰上的農舍,我說真的大雪封山的那幾個月要怎麼辦!是嗎?山裡人顯然有他們與大自然打交道的生活密碼。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折回後,我們續往華浪線1200米高度的山上騎去。小陳瞇著眼從橋的這一端往山頂看上去說,山上的雪基本上應該是融光了喔。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如果真的這樣也沒有關係,至少今天有白雲藍天,這麼低的氣溫,泡在暖暖的冬陽裡,我們懷著一種好像是要去探險的興奮心情,雪真的都融了嗎?上得了越嶺點否?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在接往徽杭古道的叉路口旁,山壁上垂下的冰柱提醒著我們前途多舛,要小心。可我們的感覺卻是益加興奮了起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浪廣村屋瓦上的堆雪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經過了數百年的風霜雪堰,厚實鈍樸的石牆上不必刻意地就顯露出了歲月滄桑的痕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溫暖的冬陽,照在兩位笑容可掬的老耆身上,閒坐在向東的屋前,笑咪咪地跟著我們打招呼。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出來散步的母女三人,好奇地衝著我們微笑,小女孩害羞地躲了起來,陽光在她們身後散發著迷濛的光芒。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過了浪廣村,開始遇到了還堆積在道路上來不及剷除的積雪,鬆鬆軟軟地舖在路面上約有數公分厚,因為還沒結冰,所以我們直接輾過,聽得到輪下戚戚擦擦像剉冰的聲音。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冬天的田野,看似蕭瑟,但每當白雪飄臨,裝扮出了不同的美麗,青春也因此多沾染了一點憂愁,春天的種子,於是也殷殷期待著雪融的一天。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不妙喔,雪融的同時,把山壁上的石塊也一起搬了下來,難怪剛剛老先生一直叮嚀我們要小心要小心!﹝因為鄉音太重,只聽得懂這一句﹞。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開始遇到積雪更多更長的路面,而且有些部分看起來已經結冰,我們只能小心翼翼地循著被車輪輾過後已經露出柏油路面的軌跡,緩緩前進。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我與 Roger放輕鬆地慢車前進,享受著今年第一道雪所賜予的甜美感覺,算是第一次騎著單車闖入雪域吧,心中只有快樂想要分享。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再上去就真的。。。路上的雪更厚了,也還好鬆鬆軟軟的還是占大部分,所以我們還是可以勉強騎在上面。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繞過幾個山腰,俯望著冬雪下的浪廣村,有別於之前的秋與夏,這古老的山城,有他自己四季、各具不同美麗風情的容顏。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繼續前進,能騎的路面愈來愈少了,為了安全,偶爾也得下來牽車。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怎麼跟在山下往上看的樣子截然不同?看來劍門小陳這幾天鐵定是沒到山上來的,才以為可能根本沒雪了,孰知這日照的陰面,越往上不僅雪愈來愈厚,還已經開始結冰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太厚了,悶在雪堆裡的輪胎一股勁的打滑,旁邊比較薄的部分則早已結成冰面,連腳踩上去都困難,開始推車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索性讓大紅袍整個躺在雪堆裡,跟了我四年多,第一回嚐到冰涼透徹的味道。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老沈說,這樣它們也是算是幸福的了,是哦!曾經陪著我們走過水路鄉村的江南,幾個春夏秋冬交替的江浙山丘,此時則耍玩在安徽邊境的雪國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這路面已經是厚厚的一層冰,不僅不能再騎,連走在上面都是危險,回頭警告R說接下來只能直接踩在雪堆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推著車輾過約有三十公分厚的雪堆,一下子就是這模樣,來自於南方溫暖國度的我們,夾著興奮的新鮮感,完全感覺不到冬天的寒冷。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偶爾也停下來玩一下堆雪的樂趣,我的大紅袍可樂傻了,因為細綿綿的雪果真潔白剔透,我放心隨便任它自己想怎麼玩。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騎騎走走,可以完全感受到R真切的心情,因為我此刻也像孩子一樣的快樂。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路是繞著山轉的,所以只要轉到了向陽面,雪就少了,我與大紅袍又可以恣意地在溫暖的山道上馳騁起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現在這裡沒有雪,陽光在我左前方十點鐘的方向,遠處下方的村落就是劍門所在的銀龍鄔,安靜地聚落在兩溪匯合的山坳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右邊隔著一座山峰的就是徽杭古道的浙基田,越過遠處的山嶺,就是古時候商賈雲集、富饒一方的徽州。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鏡頭拉近一點,最右邊露出頭來的那一點,小陳,我看到你家紅色的屋頂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好日子沒過多久,眼前又是一片白茫茫,不得已只好再下車,踩著雪堆奮力前進。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如果判斷起來有還可以安全騎著通過的路面,就小心翼翼地踩騎過去,但還是不要勉強的好,有好幾次幾乎已經感覺到那種如履薄冰、差一點就快要失控滑出去的感覺。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所以,安全第一,還是乖乖地下來,牽著大紅袍慢慢走著吧。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突然看到勁松從前方的雪堆裡慢慢地滑下來,前面的雪已經不多了,他說。這讓我與老沈更有信心即將登頂。加油,只剩下約四公里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接下來約兩公里半的向陽坡,果然除了兩旁山坡上殘留的雪堆外,山路上基本已經是暢行無阻,我們又再度跨上單車,愉快地向前踩踏前進。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在這只有我們三輛單車的山道上,陽光一直溫暖地跟隨,偶爾穿過有風的啞口,寒風颼颼,才記起來此時已是剛下過雪的冬天。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快接近鞍部前的1.5公里,雪與冰覆蓋在數百公尺長的道路上,再度推車跋涉,花鼓與輪弧上,一下子掛滿了晶瑩的雪花與冰珠。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繼續前進最後的一公里,識相點的就下來牽車,遇到有看起來還沒有結成冰的薄雪,就忍不住跨上車騎它幾十米也好,腳癢麼?老沈就這樣一路歪歪斜斜的從我眼前騎了過去。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鞍部前的最後一個彎,我停下來等待他們兩人,因為幾分鐘前換我忍不住腳癢,輾過薄雪,嚓嚓切切騎了上來。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老沈繼續往鞍部騎去,可以感覺到那掩不住的喜悅心情。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巨石依舊安穩地站在這裡,鞍部到了,唯一不同的是厚厚的白雪此時漫滿整條路面。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突然感覺到肚子竟然已經餓了,才發現午時早已過去,一路騎騎走走,拍照也殺了不少時間。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轉身下山,相互約定一定要注意安全,絕對不可以逞強或勉強。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我殿後,除了確保前方的他們安全無虞,心裡面其實也還貪戀著這廣闊秀麗的峻嶺雪色。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所以,有時候我讓自己孤獨,不純粹只是因為眼前的美景秀色,其實,是能夠更看得透自己。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順著山路迴繞而下的心情,我習慣放任自己大聲地唱著不成曲的歌,風衣在急速掠過的風中啪啪作響,我想如果此刻的心情可以傳遞,只有風才能夠幫忙遙送到遠方的心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遠方的山嶺,還留著剛剛告別的心情,微微白頭的山巔,在澄淨的藍天下閃著含蓄的光芒。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老人家在午時溫暖的冬陽下睡著了,這是華浪線公路上最高的一戶農宅,我彷彿還看到秋天庭院前的那一株銀杏,在微風中招展著金黃燦爛的風華。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回到浪廣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情,直覺地拿起了相機,再為自己留下這一張屬於冬天的記憶。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小河淌水,下次再來時,會是春水映山與油菜花滿梯田的季節吧。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浙基田的路口還是幽靜如常,陽光與雪融化成的氳氤,交融成有點兒夢幻的山景。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午餐已準備好了,今天是土雞筍乾煲,外加陳媽媽特地幫我們做的南瓜包,三個人吃的津津有味,但實在是燒太多菜了,雖然是盛情難卻,但哪吃得完?!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陳嫂說什麼都不肯收下我們的錢,說什麼是他們打電話邀請我們來的,來者是客。還勞駕Roger放話威脅說不敢再來了的等等云云,才勉強留了下來。等我們上車要告別時,趕緊又衝了過來硬是塞給了我們幾斤茶葉,山上人家的溫情,如何能夠不珍惜。

 

秋天的記憶還沒消退,轉眼又要告別此地的冬天。小陳問說,下回再來會是春天油菜花的季節了吧,我點頭說是,卻突然覺得有點不捨,因為距離四月其實還很遙遠。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路過小石門,溪流上的浮雪都已消失不見,對岸山巒上的殘雪則明顯減少了許多,我在搖晃迂迴的車中,曾經努力地搜尋著屋瓦上雪痕,卻在不經意中沉沉入睡。

雪域單車行   20101218 ~19 - Nebula_VL - Nebula VL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